歡迎訪問 重慶118考試網(jogjakomtek.com)

重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網 | 重慶事業單位招聘 | 重慶企業招聘
重慶118網

從績效管理的角度看,為什麽美國的疫情防控幾乎失控

時間:2020-04-27 19:00 來源: 重慶118百科知識網 網址: www.jogjakomtek.com 編輯:小多

曾幾何時,我們很多的專家,一談管理工作言必歐美,特別是作為近代管理科學發源地的美國,一有風吹草動,更是引領了人們管理的風向。

管理中,不不說幾個流行的工具模型,就好像不懂管理一樣。

但今天美國的疫情狀況,我們不得不重新思考管理的問題,截止4月24日,美國確診人數突破88萬,占世界總確診人數的三分之一。

從績效管理的視角看,為什麽美國的疫情防治幾乎瀕臨失控

績效管理有三件事做好,就能得80分,一是正確的價值,二是合適的幹部,三是合理的組織。

反觀美國在這起疫情中的表現,上述三個一個都沒做好,所以導致了確診病例的大規模爆發,並呈現不可控的增加趨勢。

美國為什麽做不好疫情這項工作,從績效管理的視角看,主要是在疫情防治的過程中存在幾方麵的問題。

1、自相衝突的目標

疫情出現後,美國政府一直在發展經濟和救治病人兩方麵舉棋不定,因為無論如何選擇,都不會有正確答案。如果要發展經濟,勢必要確保社會的正常運轉,人員的流動,這必然會造成疫情的大規模爆發,如果是救治病人,進行人員隔離,社會必然停擺,各種資源要集中到疫情防治上,勢必會對經濟發展產生影響。

中國第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就是一個證明。

無論是那個結果,都會被在野黨作為把柄抓在手裏,作為攻擊執政不當的鐵證,進而顯示自己理念的先進性、合理性。

所以,特朗普總統麵對這種情況,熟練地進行了序列操作,一是多次公開聲明,美國的流感控製的很好,對經濟社會影響很好,否認美國存在新冠肺炎,公然漠視世界衛生組織的警告二是轉移國內注意力,先是無端指責中國的疫情防治工作,將疫情政治化、汙名化,再是種族歧視,充滿偏見。

從績效管理的視角看,為什麽美國的疫情防治幾乎瀕臨失控

這些操作,不但讓美國人民降低了風險警惕,也誤導了社會機構的準備工作,所以在疫情已呈現全球擴張的時候,美國人民還在無動於衷,政府依舊沒有采取有效措施。

政府目標的不明確,使得社會無法組織起來,有關機構無法規劃跟進具體工作,就像大戰之前,對進攻目標不清楚,這才是最危險的。

在經濟與民生的對立中,政治家的選票往往會成為關注的真正重點,所以,這個目標必然導致在疫情防治中,政府既無心也無力,也許對他們來說,這真不是關注重點。

2、持續惡化的環境

美國的環境今天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方麵由於華爾街精英的巧妙設計,各種金融產品高度發達,使得利潤最大化和有限責任成為企業治理的核心,迅速的促成產業的轉移,製造業按相對優勢原則轉移到國外,國內成為互聯網、金融等企業的集聚地,這一模式使得美國獲得的利潤最高、生態破壞最少、資源消耗最低。

(1)美國產業缺陷

這種全球產業鏈的布局,使得美國可以讓全世界為它打工,獲得高額利潤,借助美元的周轉,實現美國人民的高水平生活,但這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全球經濟的平穩運行,而疫情則正好是打破這個平穩的事件。全球疫情的爆發,使得口罩、防護服、呼吸機等物資緊缺,美國也無法借助世界貿易的機器來調劑,使得各國對未來預期產生變化,在一定程度上出現反全球化的現象,如各國禁止醫療物資、糧食的出口。

美國“脫實就虛”的產業布局,使得本國供應鏈的轉變需要時間,但疫情不會留給他時間,正在快速的擴張,於是美國的盟友圈出現了截留他國物質,美國希望中國履行大國責任擔當向美國提供支援。這種變臉的把戲,美國是慣用的,但這次卻是沒用的,因為醫療物資不是普通的商品,替代性很小,就像蘋果手機太貴,我可以選擇便宜的小米,但是醫療物資沒有其他替代的東西。更為關鍵的是,疫情期間全世界醫療物質都緊缺,有錢也買不到。

從績效管理的視角看,為什麽美國的疫情防治幾乎瀕臨失控

雖然特朗普有重整製造業複興的願望,但是製造業的路徑依賴很強,需要很強的供應鏈整合能力,需要規模化的高素質廉價勞動力,需要高度協作化的生產體係,而這些都需要長期的積累才能形成。

美國的產業結構,從內部看,美國生產體係無法在短期內建立,注定醫療物資的緊缺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2)自廢形象

美國一直標榜自己是世界的領導者,除了軍事威脅,更重要的是輸出文化價值觀念,時至今日,無數的世界各國人民仍有不少的削尖腦袋移民美國,看看每年的留學生去向,就知道美國是一個善於塑造自我形象的國家。

但是,近年來卻往相反的方向發展,作為世界的主導者,美國一直在自毀形象,先是在朋友家安裝竊聽器,關鍵還是監聽人家老大,再是讓小弟為美國戰爭買單,交保護費但又無法提供保護,最後是退群,乃至暫停向世界衛生組織繳納會員費。

這一波操作,極不負責任,更顯自私。正如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所說,世界衛生組織的工作應該得到支持。

從績效管理的視角看,為什麽美國的疫情防治幾乎瀕臨失控

美國的行為實際上是在自掘墳墓,因為全球流行性疾病中,沒有人能獨善其身,加強合作,是唯一的辦法。但美國為什麽還在固執己見呢?不過是假裝鎮定罷了,你看一看美國的民眾就知道,一國的實際情況,老百姓最有體會。

可以說,這一序列抱定傳統思想做法,還是以自我為中心,不但孤立了自己,也給全球疫情防治造成惡劣後果,因為美國的不負責任,客觀上讓其他國家深受其害。目前有證據說明,病毒可能是首先從美國傳染到其他國家的,時至今日,美國也沒有就此做出解釋。

既無法從內部解決問題,又無法獲得盟友的支持,還自毀形象,這就是自掘墳墓。

3、組織

組織是一種資源的配置方式,不同的組織方式雖沒有優劣之分,但在資源配置的效率上有明顯差異。

(1)兩黨輪流執政

兩黨輪流執政,看上去是一個平衡的生態,實際上這種組織形式是有問題的,每一個政黨都通過向選民兜售理想,都說是為了人民,於是在在美國人民就被分成了兩部分,支持民主黨的和支持共和黨的。

一個黨派的勝利,也同時意味著另一部分人民的失敗,在這種輪流坐莊的遊戲中,人民也被輪流表達意見,使得很多真正關注民生的大事沒有被很好的執行,因為一個黨派的上台,就會對前任的政策做出調整,使得看上去符合自己的競選理念,保持前後的一致性,如此反複,政策就會被弄得支離破碎,但政策的好處卻一直落實不了,人民就又得寄希望於選票,但是隻不過是換了一個說法而已,因為兩黨的深層理念是一致的,在政府的背後,是無數的影子存在,在操縱政府的行為。

從績效管理的視角看,為什麽美國的疫情防治幾乎瀕臨失控

兩黨執政不過是給了人民一個表達自由的機會,但這個機會實際也沒有多大作用,最多也就是把票投給不同的人選而已,至於結果如何,卻無從保證,因為代表民眾的議員也是層層代表,最終已不是真正的代表。

由此看上去自由的民眾,實際上也是沒有多大權力的,一些看上去的權力,實際上是無法行使的,你看一看高層,真正來源於基層的有多少,社會分層,是一個普遍的現象,不分國籍和種族,到處存在。

(2)利益集團

參加選舉,首選得有錢,電台是私人的,報紙是私人的,在一切私有化的社會,交易雖然有效率,但也有問題。

每一個對選舉投資的人,都是要求回報率的,如果得不到保障,那麽就沒有人會願意給你資金支持,沒有資金支持,你就會發現,寸步難行,這個遊戲規則最致命的是,人民已經習慣了,已經覺得不是什麽問題了。

問題是他把選票的信任和資本家的利益關聯起來,看上去是民選的政府,實際上不過是利益集團的一個合資公司,不過是獲得董事會席位的多少不同罷了。無論如何,無論哪個選舉獲勝,遊戲規則是已經製定好的,就是要把投資的收益率做到最大化,這一交易機製,是維係選民、政府和利益集團三方關係平衡的根本。

利益集團對政府的影響是明顯的,無論是科技公司的隱私泄露,還是地區的軍事衝突,乃至國際關係調整,都能發現一支看不見的手在操作,打壓中興、華為,就是部分利益集團的手筆,不過是通過政府來運行罷了。這隻手有可能是各種NGO,或者是智庫,或者是有關的個人和組織,每每在特殊的時期,總會發聲,就最近的關於要求中國對有關國家的疫情進行賠償無理行為,就是這種利益集團試圖操作政府的一種暗示。

(3)矽穀之火的熄滅

目前美國國債規模接近24萬億美元,同時GDP的總量也就22萬億左右,也就是說,美國不可能償還國際債務,在這樣的高負債率情況下,美國國際地位注定會受到影響。

實際上,影響美國今日國際地位的不是債務,而是創新精神的熄滅,華爾街的金融精英和華盛頓的政客,使得矽穀的創新之火在減弱,在稅負、產權、政策等方麵越來越不利於創新的背景下,企業家被迫進行產業轉移,宗族歧視、學術政治化的傾向使得人才的土壤受到破壞,人才的吸引力在減弱。

企業家是社會進步的核心動力,殺富無法濟貧,隻會讓情況更加糟糕,最具矽穀精神的埃隆·馬斯克將特斯拉設在上海,就可以作為創新中心轉移的一個例證。

從績效管理的視角看,為什麽美國的疫情防治幾乎瀕臨失控

更為關鍵的是,社會政策的寬容越來越不夠,創新的成本居高不下,特別是在歐洲、中國的世界影響力不斷提高、社會環境不斷改善的情形下,人才、資金不斷地向更有活力的地方轉移,美國的創新地位不斷地受到挑戰,從5G專利授予來看,美國已不是領先地位,日韓、歐洲、中國正強勢發展。

創業精神的衰減,使得美國不得不采取更極端冒進的措施來應對外界變化,美國已經在反對競爭,在壓製創新了,這是世界潮流中的垂死掙紮。

4、無人負責結果

麵對前所未有的流行病威脅,80多萬的感染者,口口聲聲說保護人權的國家,既然沒有對有關人員追責問責,實際上,也無法追責問責,因為遊戲規則設計上,就沒有人負責。

歐美國家的治理,從來都是強調法治,強調製度的至上性,人人都是在執行流程,不因人的改變而改變,這一理念是先進的,但在執行中有一個問題,誰是責任人。

管理的基礎,是要明白某一事項是誰在負責,如果連對應的人都找不到,一切都無從談起。選民把誰推上台,本質是一個規則的運行,在既定的規則下,出現問題,要麽是規則不合理,修改規則不現實,那麽隻有換人,但這個人沒有責任,因為他是嚴格的遵守規則辦事的,該提交議會提交議會,該全民公投就全民公投,總之一句話,這都是大家要求做的。

從績效管理的視角看,為什麽美國的疫情防治幾乎瀕臨失控

最後,我們會發現,即使是那些虧得一塌糊塗的公司破產後,高管離開還會獲得一大筆資金,遠走高飛,隻留下無數的普通雇員守望,這就是這套無語製度的現狀。

完全按原則辦事,實際上是一種不負責任。對人民來說,最主要的是保障基本的權力,生命健康權是其中最基本的,麵對80多萬的感染者,所有的製度都是蒼白無力的。

在約定的規則下,按規則辦事是最保險的,從個人利益的角度分析,但是事情的發展,總是要不斷地打破規則,但這又對個人產生風險。所以,大部分人,就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是不積極主動,而是製度就是這樣設計的,這也許就是精英們的精致利己主義對人民的勝利。



更多關於"從績效管理的角度看,為什麽美國的疫情防控幾乎失控"信息,請多多關注哦!

本文信息參考自:中國人事考試網

二維碼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