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 重慶118考試網(jogjakomtek.com)

重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網 | 重慶事業單位招聘 | 重慶企業招聘
重慶118網

矽穀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解雇

時間:2020-04-25 19:01 來源: 重慶118百科知識網 網址: www.jogjakomtek.com 編輯:小多

關注熱點,關注社會問題與女性問題,與你共鳴,請關注頭條號“侯虹斌”

網上看到有@矽穀女掌門 談了矽穀的一個性騷擾的故事,於是,我就去翻到了原帖。一邊看,一邊笑。

這個故事沒有什麽激動人心的地方,當事的騷擾者看起來似乎不是特別過份;但正因為如此,更有助於我們理解:

職場性騷擾,非常普遍。作為一位職場女性,可能你正忍受著性騷擾而隻能沉默,覺得大家都是這樣過來的;

而作為一位職場男性,可能你正在性騷擾別人,也會以為,這有什麽問題嗎?

不,問題大得很。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假設性無罪》

1/3

一個留學生為主的論壇“一畝三分地”裏,有這樣一個故事,名字叫“活著——life is difficult”。他從男性視角來看是這樣的:

1、2019年年中跳槽,我拿到了灣區中幾家大廠和hot startup的senior的頂包。所以開開心心的去了一家入職,作為tech lead進入了一個組,感覺一切特別順利。

2、組裏一個挺漂亮的女生一開始對我挺主動:讓我和她們一起買咖啡,周末一起打羽毛球,還主動加我微信和INS。我覺得她可能對我有好感。

3、這個組每天5點之後辦公室裏除了我和那個女生就沒有其他人了,兩個人單獨待著的時間多了,一些曖昧的氣氛就出現了。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活著——life is difficult”。可以看到回帖和討論特別多。

4、我在微信裏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比如你長得很好看之類的。我還說我對她有好感,但我已經結婚了,所以隻想做普通朋友之類的,她說她可以去report我,但為了我們組她不想這麽幹。我不太明白她要去report什麽。

5、我覺得我一直在盡量幫助她,特別是在工作上。之後我有些刻意地躲著她;她覺得她的工作受到了影響,她被邊緣化了。結果過了幾周我被HR叫去調查,說那個女生report了我性騷擾

6、我被調查了,合同終止。我還想去其他公司任職,碰上疫情,再沒機會,隻能重新找工作。

7、這件事我告訴過老婆。

這位男主角說,跟律師溝通的結果是,這種不受歡迎和不恰當的行為,就可以定義為性騷擾,但他一直以為,要特別嚴重的行為才能算“性騷擾”。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真是太愚蠢了。

這位女性做得很對,公司也處理得很恰當。不止這位男性愚蠢,大量的男性,可能都根本沒有明白這個界限。他有些什麽問題?

1 、兩人是有上下級關係的。這裏就有了權力關係。女性不敢輕易得罪領導。

2、女性一些正常的、公開的工作社交,被男性單方麵解讀為“喜歡我”。連下班後加班,也視為“她喜歡我”。許多男性會有一種幻覺,認為自己很迷人,女人看他一眼就是喜歡上了他。在這個奇怪的判斷之下,男性就認為自己對女性的性騷擾,“都是女人主動導致的”。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這就是性騷擾》

3、沒有意識到自己是不受女性歡迎的;更不理解,自己對女性單方向的靠近,就是不受歡迎的性騷擾行為。

4、對方沒有接受他的“示愛”,並表達了不滿;他就在工作當中排斥該女性,給對方的工作造成障礙。——實際上,就是用自己的權力懲罰了被騷擾對象的不配合。

5、站在男方的立場上,看似沒有罪大惡極,看似很委屈,實際上,被騷擾者就像吃了個蒼蠅,比他更委屈。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就算敏感點也無妨》

2/3

從評論裏看到,有人說這家公司就是facebook,而且直指發帖人“不要臉”,沒有把真實情況說出來,他做的事在矽穀華人圈裏“遠近聞名”,還反過來把鍋扣在女主身上?

另一則曝料稱,此男“天天要求跟人家單獨待開會”“天天發曖昧短信”“還想去獨居小姐姐家裏”“人家不想做你的項目,你還威脅人家,說別人給她的評價不好”“人家為什麽要report你因為你是人家的小組領導,又結婚了,天天騷擾人家,主動表白,不report你report誰呀”!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矽穀》

這年頭,職場女性真難當。五點鍾下班沒走,會被視為“想勾引男人”。想想看,外麵還白晃晃的太陽呢?新來同事加微信,一起買咖啡,組團打羽毛球,也能被誤會“她是不是喜歡我”?

更嚴重的是,當這位男主管騷擾被拒之後,他便開始邊緣化這位女同事。

矽穀畢竟是矽穀,在這方麵做得比較好。他們當即終止了該男性的工作。

在中國職場上,這種事情也並不少。前不久,成都一所醫院裏,一位新入職的21歲的女護士,被科室主任多次叫去一起吃飯,她都婉拒了。結果,有一次該主任在找人邀約她赴宴未果後,過了十分鍾,發信息直接問她幾號入的職,“你覺得試用期能過嗎?目前看,試用期你是過不了的”。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第二天,她按照要求就去辦了離職。辦理離職當天,主任又發來一條信息:“給你個忠告!做事學習可以慢,但是一定要領會領導並聽從領導的指示去做……”

該護士投訴。第一輪調查時,該醫院還表示,每位領導都有自己判斷員工是否稱職的方式,主任說她“學習能力不強”,所以解聘,並未違規;後來事情鬧大了,上級調查才認定,主任的做法不妥,停了他的職位。

具體原因沒有說出口,其實就是性騷擾,騷擾不成便解聘。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圖說:2012年6月27日,華東師範大學第二附屬中學1997屆的兩名學生實名在新浪微博上舉報張大同猥褻男生,“張曾多次以’檢查身體’為由,對男性在校中學生做出有違師德的舉動。

前不久,有一個熱門話題:有多少女性遭遇過性騷擾?從大家的反應來看,每一位女性——是的,所有——都遭受過程度不同的性騷擾。

但是,為什麽沒有男性說自己性騷擾過別人呢?僅僅是個別道德敗壞的壞人,散落在全國各地,由這少部分人騷擾了所有的女人?並不見得。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性侵犯——隱蔽的罪惡》

此前我看過另一個例子:美國有機構對男性做過抽樣調查,發放不記名問卷:是否強奸過他人?幾乎沒有人說有。是否有在他人不情願的情況下發生過性關係?打勾的人就很多了。

因為他們能承認自己違反對方的意誌;但不能承認自己是強奸。

而有一些人明白女性很討厭他們的靠近和揩油,隻會覺得是女人不識抬舉,不能承認自己就是性騷擾。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就算敏感點也無妨》

你若問上麵矽穀那位精英,你性騷擾女下屬嗎?你若問上麵那位醫院的科室主任,你性騷擾女護士嗎?他們一定會回答:怎麽可能?!

他們隻不過搭搭女生的肩膀,偶爾拍拍她們的屁股揩揩油,在酒桌上灌她們喝酒,大談黃色笑話讓她們尷尬……如果女人敢不高興,他們比你更不高興:怎麽,你開不起玩笑?然後,好的項目不讓你參加,合適的工作機會優先給別人。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百度百科的性騷擾詞條

這不叫性騷擾什麽叫性騷擾?做這些事情的男性少嗎?他們確實不敢動武力來性侵,隻不過是習慣性占便宜罷了。

除了少部分是明確懷著惡意的,很多男性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就是加害者。他們自我感覺過於良好了,以為自己的親近對女人來說是恩賜,以為他們的油手搭上去,就是對女性魅力的加冕。你不樂意,是你不懂事。“性騷擾是不受歡迎的言論或行為”,但他們根本意識不到自己不受歡迎啊!

受害人知道自己受害,有metoo,可以傾訴,可是,那些加害者們,誰好意思說,metoo,我也性騷擾過別人?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圖說:在微博上@梁鈺stacey發起一項投票,共4.5萬人投票,85%的女性受到過性騷擾、性侵。

3/3

前兩年的metoo行動,有兩方麵的意義:

一是,女性意識到,被性騷擾與被性侵本身是不值得羞愧的,我們都是受害者,把這些遭遇說出來。“我也是”的意義就在於,姐妹們互相鼓勵,走出陰霾,放下包袱。

二是,部分男性意識到,原來一些習焉不察的小細節,你以為OK,對方認為是性騷擾。他們開始檢點一些,稍為克製自己了:合影的時候,手會明確地插在口袋裏,明確保持與女生的距離,學一點“禮貌手”,不隨便講黃段子,不強行給女性灌酒,不得不共處一室時必然會打開門……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想起多年以前,我還在當記者的時候,陸續采訪過幾位男作家;當時隻能安排在酒店房間。為了避嫌,他們會第一時間打開房間門,並且用椅子卡住門。這樣對大家都好。很難做到嗎?

為什麽我說“部分男性”?因為還有另一部分認為,女人小題大作了,我是男人,我才能定義我有沒有性騷擾女人,女人的感受沒用。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假設性無罪》

話語權,是一種很有用的東西。它關係到由誰來定義的問題。因為一直以來社會都是男權社會,男性得到了很多自由和好處,是否構成性騷擾、構成強奸?以前也是男性來定義的。他們能接受那種把非常粗暴赤裸裸的性侵害定義為強奸,或者當眾猥褻定義為性騷擾,因為掌握話語權的那批男性,很少需要用這種方式來達到目的,它們大多是底層男性所為(並不絕對)。

在他們來看,女性以前是他們的凝視對象,是他們在沒有太離譜舉動的前提下的調戲對象。忽然之間,女性喊停了。現在的強奸或性騷擾的定義,更多地是由女性來定義了(男性也有性騷擾的受害者,女性也有加害者,但因為占的比例極小,為了方便敘述,還是以常態的性別來談):凡是女性感覺到不受歡迎的身體觸碰、言語幹擾,都算是性騷擾。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圖說:外國網友發起過一個叫“Unbreakable”的活動,中文叫“堅不可摧”。在Tumbler主頁裏,所有的照片都是曾經受到過性侵的人寫下對他們傷害最深的話的合影。

女性平等權利的擴張,意味著男性的特權的縮小。長期以來一直在其中獲益的男性,是不願意迎接這種變化的。在幾千年的男權社會當中,男性天然就是女性的主宰,整個社會會保護他們,每一階層當中的男性都比同階層的女性獲益要多得多。從一出生開始,最無辜的男嬰,獲益也比女嬰多多了。

這意味著,男性不主動地實施性別歧視,是不夠的,必須很主動不去性別歧視。

矽穀這場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開除

《矽穀》

回到職場性騷擾那個話題。你看,就算矽穀那位小領導被炒了之後,他依然很想利用話術,把他以權謀私的性騷擾,演變成“都是她勾引我的”,想把性騷擾定位為一種追求與被追求之間的小遊戲,汙名化對方。

這種微妙而又不彰顯的性騷擾,其實才是我們職場中最常見的狀態。就像一隻隻虱子,討厭得很,似乎又不會置女性於死地,所以變得難以啟齒。可是,為什麽偏要受害者難以啟齒呢?

時代已經不是那個時代了。矽穀的科技公司最在意的就是這個,他們代表的就是未來的價值觀。這種直接開掉的做法,值得中國的企業都來學習一下。



更多關於"矽穀典型的性騷擾和教科書式的解雇"信息,請多多關注哦!

本文信息參考自:中國人事考試網

二維碼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