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 重慶118考試網(jogjakomtek.com)

重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網 | 重慶事業單位招聘 | 重慶企業招聘
重慶118網

當我們質疑平均工資數據時,我們在想什麽?

時間:2020-04-25 17:48 來源: 重慶118百科知識網 網址: www.jogjakomtek.com 編輯:小多

隨著2020年Q1季度結束,招聘網站發布了《2020一季度人才吸引力報告》,報告中涉及多種人才、企業需求數據。

數據是對結果的拆解與解釋,隨著結果的塵埃落定,許多人並沒有興趣去挖掘、鑽研數據帶來的啟發與思考。

雖然許多人不會去深入的鑽研數據,但並不代表數據便無法與人產生互動,而當人們看到2020一季度平均薪資8609元的時候。

與數據的互動就開始了。

當我們質疑平均薪資數據時,我們到底在考慮什麽?

一、

與數據的互動與不滿

每年,都會有許多機構發布關於招聘、人才、流動的各種報告,如果我們細心地將數據進行整合與分析,那麽基本可以掌握社會的動態與發展趨勢。

但更多的人,還是關注數據與自身息息相關的內容,每年相關機構報告中不乏亮點,不過向來最容易引起互動的,還是平均薪資這一內容。

《2020一季度人才吸引力報告》通過對招聘網站的信息收集整理,得出了8609元的全國平均招聘薪資的結論

在疫情影響尚未完全結束前,這一薪資毫無疑問會引起爭論,畢竟與這個數據一同出現的,是一季度市場新增人才需求同比下降24.4%。

同時,根據《2019年夏季人才供給報告》來看,2019年的Q1平均薪資為8050,一方麵是縮緊的招聘需求,一方麵是上漲的平均薪資,這似乎是數據方麵出現了問題。

當我們質疑平均薪資數據時,我們到底在考慮什麽?

每逢平均薪資出爐,便會有許多人去指責數據方麵的錯誤,但我認為數據並未出錯,導致這一數據的原因在於招聘需求收緊,往往是中小型企業對抗風險的方式,而大型企業由於其產業的多元化與自身抵抗風險的能力,反而需要提供更多薪資繼續引入人才,確保處於行業領先地位。

我們也確實看到了不同規模企業,對人才的吸引力指數顯然是不同的,而對人才的吸引,顯然是需要提供更具有競爭力的薪資。

因此,數據並沒有出錯,但為何每次數據公布,許多人便無法接受、憤然指責與不滿?

當我們質疑平均薪資數據時,我們到底在考慮什麽?

二、

對數據的“質疑”

此次數據並未出現問題,但並不意味著長久以來所有的數據都是正確的,顯然對相同原始數據的不同組合與解讀角度,可以產生不同的結論。

不可否認,我在以往閱讀一些調查報告時,確實感受到了數據由於有傾向的組合,而產生了歧義。

“預設結果,找關鍵數據支撐;利益促使的數據組合;有斷層的調查對象”

這些都會造成數據的不準確,比如我們經常調笑一個例子:當進行產品改進希望覆蓋更多人時,詢問多年的忠實客戶對產品的看法。

但是,我認為人們與平均薪酬的互動,往往不是出於對數據準確性的“不信任”,而是如《走出焦慮風暴》中所述的那樣。

有些人煽動各種對外界的批判或指責,其潛意識中有一部分動機隻是釋放自己的生活壓力與精神壓力。

當我們質疑平均薪資數據時,我們到底在考慮什麽?

01 平均薪資帶來的失敗感

從古至今,金錢作為社會價值交換得以正常運轉的承載物,向來都是作為價值評判的重要標誌物。

我認為這並非是一種錯誤的行為,畢竟金錢作為成功的附庸品,得益於其可以以數量進行計算的優勢,使我們可以清晰的去輔助定義一個人是否成功,因此即使是古訓集《增廣賢文》中,也提到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的道理。

但古代先賢,雖然也會認為成功的附庸中有著金錢這一項,但他們並不會單一化的去通過金錢衡量成功。

正如“取之有道”一般,古代先賢往往會通過多元化的角度,結合德行、影響等多個維度衡量一個人是否成功。

但現如今,我們往往看到對成功衡量的單一化,如果說成功是一張試卷,那麽金錢便是試卷上的分數。

試想一下,當我們在求學時,最擔心遇到什麽?我認為並非是糟糕的成績,而是遠低於平均分的成績,這往往會使我們產生“失敗”的情緒。

心理學家戴維·邁爾斯認為,社會中父母、朋友、教育、風俗等外在所施加的影響,使我們形成了專屬於自己的特質,從而成為我們的第二天性。

這種第二天性將深刻的影響到,我們對以後所麵對事物的解釋、應對方式,那麽正如低於平均分的成績會使我們陷入“失敗”情緒之中一般,當我們以單一化的金錢角度來衡量成功,那麽低於平均薪資顯然是成功的對立麵。

因此,我們與數據互動中進行的指責,實際上是來源於我們對強加的“失敗感”產生的不滿。

當我們質疑平均薪資數據時,我們到底在考慮什麽?

02 這反而正是對成功的渴望

當我們麵臨自身沒有達到平均薪資,調笑的說道:“對不起拖了後腿”,許多人會認為這是一種怨天尤人的抱怨。

但我卻不這麽看,我反而認為抱怨著“對不起拖了後腿”的人,這些指責數據有問題的人,可能反而是最希望成功的人。

其實這並不難理解,如果我們徹底的沉淪與墮落,也就無需去考慮如何能夠獲取到更多的金錢,我們完全可以坐在教師的最後一排,不去關心試卷也無需關心成績。

當平均薪資公布時,那些指責與不滿的人,反而是一直在努力攀升,卻發現尚有距離的人,我們人類個體不會對漠不關心的事物產生情緒,能使我們產生強烈情緒的,往往代表著我們深層的渴望。

有人說現在是一個商業的時代,也有人說現在是一個金錢的時代,所以我們會想要擁抱金錢、獲取金錢,並將金錢作為單一的衡量標準。

但就我來說,與其說一個商業的時代或者金錢的時代,不如說是充足物質生活,帶給我們自信的時代。

從古至今人人都渴望成功,但或許隻有現在,我們相信自己會成功。

當我們質疑平均薪資數據時,我們到底在考慮什麽?

三、

渴望與價值

我們為何會渴望成功,並希望獲取足夠的金錢?我認為原因很簡單,當金錢可以實現我們大部分的夢想,並為我們抵禦大部分的風險時,成功與金錢,便不再是選擇題。

我們通過勞動力去換取薪酬,原因在於,我們的自由意誌會使我們產生追求幸福的原始動力,這使得我們願意忍受勞動過程中的痛苦,來換取未來的幸福。

我並不希望去探討這是否是人類構建起的價值衡量體係存在錯誤,是否是價值衡量體係在為每個人套上的枷鎖。

因為個體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便要去承擔屬於其自己的義務,從而換取我們個體在社會中生存的權力。

因此,對於那些沒有達到平均薪資標準而憤怒不滿的人,我隻希望他們終究可以實現他們想要的成功。

但在追求單一金錢衡量價值體係下的成功時,我也希望我們可以考慮一個關鍵性的問題,價值是否真的是由金錢衡量的?

虛無主義者往往認為人生的本質是虛無的、毫無價值的,那些讓我們激動、讚歎、驚豔與渴望的東西,站在百年、千年的角度是毫無意義的。

但我們從來不是孤立的活著,我們是通過社會協作運轉獲取了生存的可能,基因的自私性可能使我們想要盡可能的從供給我們的社會中,獲取到足夠多的利益。

但那並不是價值,也並不是真正的衡量體係對價值的判定,我們自人群中來,或許隻有當我們開始回報人群時,才是我們體會到價值的那一刻。

當我們質疑平均薪資數據時,我們到底在考慮什麽?

四、

結語

對薪資的關注,實際上正是我們自信的表現,隻有我們深刻的認為自己可以“成功”,才會對成功充滿渴望。

但單一的金錢衡量體係,真的是我們想要追求的價值嗎?或許我們隻能理解列夫·托爾斯泰所說的沒有錢是悲哀的事,於是便踏上追尋金錢的旅程。

但我們卻從未體會過他所謂的金錢過剩則更加悲哀,或許他想表達的是當我們金錢過剩時才能體會到外物的“虛無本質”。

智者的箴言,或許正是對我們不顧一切追尋金錢旅程的警示。

一積一散謂之道,不以為珍謂之德,語出唐·張說《錢本草》


下一篇:沒有了

更多關於"當我們質疑平均工資數據時,我們在想什麽?"信息,請多多關注哦!

本文信息參考自:中國人事考試網

二維碼
意見反饋